大家看得到照片裡的鉛筆線嗎?其實不用看得太仔細,因為連我自己也看不太清楚。工作室所有的設備和配置,現在都還只是牆壁上的筆跡,一切都還很模糊地在等神仙教母來施法式,之後才會澎起來變成真的。

 

動工後的第三個工作天,就在一連串的「嗄」中度過了。

 

嗄,有很多念法,在這邊我們讀作「ㄚˊ」,在這裡它結合了「啊」和「蛤」的發音,是一種複合了剉賽與牛的腰部髒話的發語詞,通常使用在說話的人本身也有點一頭霧水的狀況下。

 

「小姐,關於您詢問的瓦斯復錶,營業用途臨櫃辦理時會先跟您收一筆保證金,6000元」

「嗄!?」

 

「哈囉,請問你後面的的抽油煙機電壓多少?」

「嗄?」

「會加裝靜電箱嗎?靜電箱是三向電,那要跟台電申請才有喔!」

「嗄?嗄?嗄?

 

「熱水,你們要用什麼加熱?」

「小小的那種加熱器。」總算會答一題。

不行,這樣你電不夠,你只能用吃瓦斯的那種。」

「嗄!??」

 

「臥室冰箱要排水,要留水路嗎?」

「嗄?」

「你留給烤箱的電,電壓和電流個是多少?」

「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?」

今天簡直要把一生的嗄值都用盡了。

 

最後一件事,門口剛鋪好的的粉光水泥地上,被踩了三個很牛的腰部的大腳印。這已經不是用嗄可以解決的了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2930 的頭像
k2930

中島二三事

k29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